因疫情被推迟的艺术品市场春拍展现蓬勃活力

        作者:卞文志2020-08-20 07:35:21 来源:收藏快报

          (1/4)常玉《绿色背景四裸女》,2.583亿港元成交

          (2/4)常玉《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》,1.91亿港元成交

          (3/4)赵无极《18.11.66》,1.14亿港元成交

          (4/4)朱德群《自然颂》,1.137亿港元成交

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--让艺术体现价值

        新冠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后,推迟了4个多月的2020年艺术品市场春拍近日终于亮相。与以往稍显疲弱的市场状况不同,今年春拍的全场竞买氛围热烈,成交情况也颇为亮眼,这种现象无疑为今后的市场注入了强劲的信心和活力。

        首先,今年的嘉德四季超出预期。作为2020年北京地区首次大规模的拍卖会,嘉德四季第56期拍卖会不仅拍品整体规模超过以往,拍卖形式也突破原有框架,形成网上报价、电话及书面委托等综合报价体系。虽然看不到人头攒动的场面,但是市场的活力与买家的热情依旧,最终使得结拍时间一再顺延。据了解,这场包括中国书画、瓷器、玉器、工艺品、古籍善本等门类共13个专场的拍卖会总成交额达到1.98亿元,平均成交率87%,取得了五年来的最好成绩。其中网络同步拍成交占比超过65%,竞买金额过亿元,结果超出预期。

        其次,香港春拍“风向标”意义十分明显。香港春拍历来是亚洲地区全年市场趋势的风向标,但受疫情影响,春拍直至7月才敲响第一槌。由于防疫政策仍然严格,大量藏家未能到港,因此,只能是线下拍卖与线上交易同时举行。因此,拍卖之前,对于亚洲艺术市场何去何从,藏家们都在静静地等待着答案。香港苏富比和香港佳士得两家老牌拍卖行全场竞买氛围热烈,为2020年的亚洲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。

        再其次,疫情缓解后艺术品市场回归正轨是激活市场的必要步骤。2020年艺术品市场春拍的亮相,有利于尽早稳定市场情绪,调动业界热情。事实上,自疫情发生以来,有不少业界人士就给出了对今春艺术品市场的看法。有的以2003年“非典”之后北京春拍的惊艳表现为例,给出了“走势乐观积极”的判断;但也有声音认为,近年来处于回调基调下的中国艺术品市场,在假拍、拍假以及拍而不付等重点难点问题未能有效解决的情况下,仍难言乐观。从长期来看,2020年不同寻常的春拍有利于艺术品市场的涅槃重生,将创造利于发展的契机。

        现在我们来看一些具体的例子。例如著名画家常玉的作品《绿色背景四裸女》的竞争过程就十分激烈。由于去年秋季两度刷新拍卖纪录,常玉作品已然成为当前亚洲市场中非常抢手的艺术品。估价高达2.2亿港元的常玉油画《绿色背景四裸女》,不仅是整个7月香港拍卖季估价最高的艺术品,也是本场唯一获得第三方担保的作品,足见市场期待。同时,这件作品曾在2005年拍出1636万港元价格,远超当时600万—800万港元的估价,是常玉作品第一个突破性的高价。在现场拍卖师报出1.6亿港元的起拍价后,竞争较为缓慢,藏家均以正常竞价阶梯比拼耐心。在经过12分钟20余次加价后,最终以2.25亿港元落槌于电话委托,计佣金后成交价达到2.583亿港元,仅次于去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《五裸女》,为常玉作品拍卖第二高价。

        除此重磅作品之外,当晚还有两件常玉早年的小幅作品上拍。其中,《粉红裸女》以1217.5万港元成交远超估价,而另一幅创作于1930年的静物作品《一篮梨》则拍出617.5万港元。两天后,在香港佳士得,同样被市场寄予厚望的还有另一件常玉作品《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》。常玉素来惜花,其毕生偏爱创作花卉图,目前已知其一生一共创作过百幅花卉油彩作品。菊花代表高洁刚强,为仁人贤士之精神象征,常玉了解其意义非凡并借此抒发感悟。《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》作品被归类为常玉“红底青花盆”花卉系列,这一系列为艺术家晚期创作,数量屈指可数,弥足珍贵。这件色调鲜红的油画作品,表现同样亮眼。

        拍卖师当晚从4500万港元起拍,经过近10分钟27次叫价的激烈竞争,最终以1.67亿港元落槌于电话委托,加佣金达到成交价1.91亿港元,成为常玉作品拍卖的第四高价,也是常玉花卉题材的最高价。同场,另一件来自常玉好友艾略特·欧唯特家族收藏、目前已知唯一以鸡和蛇为主题的常玉油画《鸡与蛇》,以2172.5万港元低于估价成交。

        在今年的香港春拍卖场上,除了常玉的作品之外,朱德群作品的市场表现同样颇受期待。2020年是朱德群诞辰100周年,五联巨作《自然颂》由朱德群基金会提供,拍前估价1亿港元,也是7月香港拍卖季中两件估价过亿的艺术品之一。朱德群出身于书香世家,禀性温文儒雅。20世纪30年代曾求学于林风眠、吴大羽创立的杭州国立艺专,抗战时期随校撤退至重庆,1955年以后旅居法国,历经25年最终站稳脚跟。

        1983年,朱德群回到中国进行长途旅行,通过壮游江山获得巨大灵感,随即以巨大的五联屏方式创作了《自然颂》。在画中,他不仅呼应了中国传统的“青绿山水”,其深邃之处如黛似墨,清脆之处如光似玉,晦明变化之间,也呼应了中国传统的“五行”——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而且也是对贝多芬第九交响曲《欢乐颂》的致敬,呈现出大自然生机活现的和谐面貌,并在后来多次重要展览中呈现。朱德群在创作《自然颂》之前,只创作双联屏及三联屏作品,并未开展四联屏或更大尺幅的尝试。面对《自然颂》骤然大增的画面,他必须先独立创作每幅画屏,然后逐一拼接起来,难度大幅增加。不过,此一创作过程,也无意中贴合了书画册页以及手卷横轴的方式,将东方传统与现代抽象进行有机结合。

        为了配合这件独特的作品,苏富比在拍卖前播放了一首激昂的《欢乐颂》,希望以此预热竞买氛围。随后该作以6500万港元起拍,很快被一口价加至8000万,在电话委托你争我夺的加价至9500万后节奏趋缓,最终加价至9800万港元,落槌于电话委托,加佣金1.137亿港元成交,超越2016年以9182万港元成交的《雪霏霏》,刷新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,也是朱德群作品价格首次突破亿元大关。同时,本场另有两件朱德群作品上拍:1960年绘制的《南京一隅》以521万港元易手;《水调歌头》由朱德群妻子董景昭捐出,作为慈善拍卖项目,支援抗疫,以437.5万港元售出,刷新朱德群书法作品拍卖纪录。

        除朱德群作品以外,赵无极作品的拍卖价格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。在香港佳士得,赵无极创作于1966年“狂草”时期的作品《18.11.66》,将东西方传统与艺术家的开创性风格融为一体。从深邃静谧的蔚蓝色到温和圆润的绿松石色,艺术家于此作中以深浅不一的蓝色调为主导,狂放的深色笔触构筑出整画的布局,加之以细密的亮白色数笔,在画面上呈现出不同以往的特别景象。在当晚拍卖中,这件经典深蓝色调的《18.11.66》以6000万港元起拍,以9900万港元落槌于电话委托,连佣金价格为1.14亿港元,为本场第二高价。

        作为疫情之下的线下拍卖,最终的结果依然超过市场预期。这不仅说明市场购买力依旧旺盛,也让关心艺术市场的藏家们对未来充满期待。可以说,就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表现来看,精品从不缺少顶级买家。尤其在当下市场精品稀缺的大环境下,会不会还有一批深藏已久的精品流入市场,无疑是令人期待的。当然,无论从宏观的经济环境角度,还是具体到艺术品行业本身来看,短期内疫情对2020年春拍市场的不利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。艺术品作为继楼市、股市之后的第三大投资品种,在当前全球经济动荡、充满不确定性的氛围里,之前已经注入艺术品市场的资本能否独善其身,同时新的资本又是否乐于在此时购买艺术品作为保值增值的选项,是值得市场忧虑的,这同时也是本季春拍值得关注的细节。
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Processed in 0.336(s)   65 queries
      update:
      memory 4.564(mb)